新闻详情
Company News
巩俐:女排姑娘们都是战士
2020-02-07 12:59:40 来源:足球现金网址-足球现金网官网-足球现金网开户 浏览次数 34

[摘要] 电影《夺冠》(原名《中国女排》)1月20日午间宣布提档,“大年三十,提前上场”。1月19日晚,《夺冠》在北京举行全球首映礼。导演陈可辛,监制张一白[微博],领衔主演巩俐、黄渤[微博]、吴刚[微博]、彭昱畅[微博]、白浪,特别出演刘敏涛[微博](饰演2013年过世的老女排主力陈招娣),以及扮演上世纪80年代女排队员的演员们齐齐亮相。还有81岁高龄的“时代之声”,前央视著名体育赛事解说员宋世雄惊喜“亮声”,“看完影片我又想起了中国女排所走过的艰难历程,特别是1981世界杯的一些场景又历历在目。电影反映了中国女排的精神。”导演陈可辛现场表示,这次拿出了女排精神来拍女排故事,“这是一部带着使命感的电影。”在首映礼现场,“看完后想不起郎指导长什么样了,脑海里都是巩俐老师的形象”,“吴刚老师连双眼皮都会演戏,太感动了!”对几位演员的表演,看过电影的观众都毫不吝惜赞美之词。但谁能想到对是否参演电影,几位主创却其实都经历过一番“思想斗争”。巩俐透露:“可辛导演找我来演郎指导时,我心里觉得,可能担任不了这个重担。”黄渤坦言:“我们的队员全都是真的职业排球运动员,但我们并不是排球专业的人,你要对一位专业人士进行指导、指示,这太难了。”为此,主演们可以说拿出了“女排精神”,攻坚克难:拜访及观摩女排国家队训练、比赛;在短时间内消化海量的书籍、录像;练球、扣球手都肿了也坚持拍摄……首映礼现场,从导演到每一位演员,说得最多的是“能参与这部作品,本身就是荣耀”。首映礼当天,《夺冠》的几位幕后主创也来到了现场。编剧张冀,与陈可辛导演搭档默契,多次提名“三金”最佳;原创音乐梅林茂,凭借《2046》斩获金马最佳原创配乐;摄影师赵晓时,处女座即获得金鸡奖最佳摄影奖,曾担任《鬼子来了》摄影师和《梅兰芳》摄影指导;幕后主创一一亮相后,有观众感慨:“堪称全金奖级幕后阵容,对得起所有期待!”还有未到场的美术指导孙立,曾获金马奖最佳艺术指导;摄影指导余静萍,提名金像最佳摄影奖……《夺冠》的故事跨越35年,从1981年首夺世界冠军到2016年重返世界之巅,致敬几代功勋,再现中国女排这支王者之师一路的荆棘与荣光。冠军教练郎平[微博]履历显赫,可电影实际上只拍了三场比赛:1981年大阪世锦赛中日对决,2008年北京奥运中美对决,2016年里约中巴(巴西)对决,三场比赛赛果胜、负、胜,比赛本身极具时代代表性可谓取舍精当,连缀起来又自然而然衔接起剧情的起承转合。此次《夺冠》的编剧是此前同陈可辛合作过《中国合伙人》《亲爱的》的张冀,“这部电影就是中国电影的力量。它告诉大家我们能拍任何题材,我们能拍任何人物。”他在首映现场表示。中国女排之于中国体育,乃至改革开放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提振,都可谓关系重大。以“中国女排”为题材拍一部电影,兹事体大。陈可辛自己也说“整个过程里面,从体育总局到排管中心都给了很大的支持,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拍出来。”他在现场还透露说,拍摄1980年代女排戏份时在顺义片场搭建了一个实景的“漳州训练基地”——据了解,中国女排虽然全国多个地方有训练基地,惟独对漳州基地情有独钟,其间原委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排球初创之时,而老女排实现五冠王的伟业,更是从漳州基地启动的。“片场的地板,就是漳州80年代郎平这批女排运动员训练时的地板。刚好当地要拆老训练馆,我们就把所有地板从漳州搬到了北京片场来。这些素人演员每天在地上滚的木板,1980年代女排有血、有泪、有汗都在上面。”自从去年5月12日片方宣布,巩俐将确定出演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一角后,社会舆论表达了相当的认可——尽管术业有专攻,但大道同声气:生于1960年的郎平和生于1965年的巩俐,除了在各自领域内“制霸”国内,更都拥有相当的国际影响力。尤为毋庸置疑的是,两位“60后”之于她们的同代人而言,也各自呈现出更宽广的生命维度和更常青的职业成就。“郎平指导可以说是全世界女性心目中的偶像,怎么能够把她的精神演出来?这个很难的。后来陈可辛导演,还有领导也跟我讲,都支持我,相信能够把这个角色演好。我自己也在想什么是女排精神?就是不要放弃,可能明明知道你不会赢,但你还是要去争取,永不放弃的精神。所以我就来了,我说我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,我认为这个是一种精神,可以激励大家热爱我们的祖国,调动起很强的力量去战胜所有困难。所以我就来了,所以我们就成功了,谢谢大家!”现场发言的最后,巩俐情不自禁在众人面前挥动起双手。澎湃新闻:怎么定义自己饰演郎平,在“相似她”与“是自己”之间,如何掌握表演的火候?巩俐:我觉得表演要从内心世界开始找寻,不能只是模仿外在。这种从内到外的塑造角色方式,是我作为演员应该做的功课。扮演朗导,在与她相处中听她所表达的想法,观察她举手投足的细节,从她的言行中感受到她那绝不放弃的性格。这种性格撑住了她精神的力量,这种力量同时也就是中国女排的精神写照。正是这段经历把我带入了角色,让我坚定了把郎导和她心中的女排精神演出来的决心。郎导在训练中有非常坚毅有力的一面,同时我也见到她很美、很柔情的一面。对于郎导的外在,因为她是运动员出身,有着很多伤病。她肩膀和背部的动作习惯,都是运动员的长年累月的旧伤(所致)。澎湃新闻:你去年八月在宁波北仑体育馆观摩中国女排比赛,并不时在笔记本上认真记录。能不能讲讲你记录的框架和细节?巩俐:当时特别好的一个机会,我可以去看她们训练,差不多有10天的时间,可以整天跟她们在一起集训。我也知道郎指导的腿和腰都不好,那段时间她在每次训练的时候都要搬个凳子,坐在那儿看队员们训练,但我在的那几天,郎指导并没有坐着,后来我才从球员那里得知,她是为了我才一直站着训练,她想给我呈现一些她在执教时真正的状态,之前她从来不会坐着看着队员训练……这让我特别感动。尽管如此,我也能够感受到她的状态很亢奋,可你再想到她身体上竟然有10多处的伤,经过了很多次的手术,会更觉得她了不起。其实,女排姑娘们的生活真的就像军营一样,她们都是战士,我在跟别人谈起她们的状态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会流泪,觉得她们太不容易了,她们的那个状态传达给我的信息就是:我们希望赢,但我们也不怕输,郎指导带领大家开会的时候,我会在旁边听,她们说的话,我也会认真的记录下来,当时记录了整整一本笔记,不管是不是会体现在我此次的表演中,这对我都是一笔财富。澎湃新闻:此次就表演而言,或许也是一次独特的出演经历:你是职业演员却要演绎一名职业教练,和你演对手戏的是一群职业球员却并非职业演员。谈谈你们之间的互动?巩俐:我对于队员们更多是在表演上给予帮助和鼓励。大家所从事的行业是不同的,但你能够看到她们身上对于自己工作的那份专注和勤奋,这是共通的。不管什么工作,我们从事什么行业,只要有发自内心热爱,都能做好。我也很感谢她们,在现场给予了我很多支持,不论是在排球的专业知识上,还有一些郎导训练中的习惯,我跟每位队员都做了专门的采访。澎湃新闻:作为一名有着在多个国际影展担任评委乃至评审主席,阅片经验丰富的电影人,从中国内地体育电影类型片的角度,你认为陈可辛导演此次带来最大的改变或者说推进是什么?巩俐:首先我觉得导演是非常棒的,这个题材本身难度非常大,他的压力可想而知。但中国电影需要更多类型的题材,我们电影人就是要敢于尝试,无论结果如何,做出努力都是好的。澎湃新闻:一直以来围绕着你都有一个观点,你的国际地位及影响力,来自于过往对一个又一个东方悲情女性角色的诠释。但郎平是一个用成绩“封神”的人,除了赛场上的统治力,你也要展示她在赛场之外,面对同僚,公众,家庭时的不同侧面,如何看待郎平形象的丰富性?巩俐:每一个角色都有着她的多面性。郎导是赛场上的英雄,她是一位对自己为之奋斗事业兢兢业业,并且取得极大成功的女性。同时她也是一位母亲、一位在生活中有着朋友与同事的普通人。正如在电影中她对女排姑娘说的那样,“排球是我们的工作,不是生命的全部,我希望你们将来都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。”其实面对生活,永远有着工作之外的挑战。在这一点上,无论是朗导,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如此。澎湃新闻:和郎平一样,你也是1960年代生人。相似的生活经历,带给你们这代人哪些相似点?比如理想主义,比如激情,特别的,在你们这代人正青春的年纪,“团结起来,振兴中华”的口号是时代强音。巩俐:我小时候不太懂球类运动,长大之后也是,在参与拍摄《夺冠》前,对于排球的规则也不是很明白,但女排姑娘的精神从始至终都在感染着我。我还记得当年哥哥、姐姐们在看到女排夺冠时那个兴奋的样子,她们那一代女排在人们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就是英雄、是功臣,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的创造者,是大家学习的榜样。在我决定接演郎导这个角色后,我还问了哥哥和身边的一些朋友,他们都是女排的球迷,和我分享了很多往昔岁月的感动。我觉得如果让我再活一次,我真的有可能会成为一名排球运动员。

  电影《夺冠》(原名《中国女排》)1月20日午间宣布提档,“大年三十,提前上场”。1月19日晚,《夺冠》在北京举行全球首映礼。导演陈可辛,监制张一白[微博],领衔主演巩俐、黄渤[微博]、吴刚[微博]、彭昱畅[微博]、白浪,特别出演刘敏涛[微博](饰演2013年过世的老女排主力陈招娣),以及扮演上世纪80年代女排队员的演员们齐齐亮相。还有81岁高龄的“时代之声”,前央视著名体育赛事解说员宋世雄惊喜“亮声”,“看完影片我又想起了中国女排所走过的艰难历程,特别是1981世界杯的一些场景又历历在目。电影反映了中国女排的精神。”导演陈可辛现场表示,这次拿出了女排精神来拍女排故事,“这是一部带着使命感的电影。”

  在首映礼现场,“看完后想不起郎指导长什么样了,脑海里都是巩俐老师的形象”,“吴刚老师连双眼皮都会演戏,太感动了!”对几位演员的表演,看过电影的观众都毫不吝惜赞美之词。但谁能想到对是否参演电影,几位主创却其实都经历过一番“思想斗争”。巩俐透露:“可辛导演找我来演郎指导时,我心里觉得,可能担任不了这个重担。”黄渤坦言:“我们的队员全都是真的职业排球运动员,但我们并不是排球专业的人,你要对一位专业人士进行指导、指示,这太难了。”为此,主演们可以说拿出了“女排精神”,攻坚克难:拜访及观摩女排国家队训练、比赛;在短时间内消化海量的书籍、录像;练球、扣球手都肿了也坚持拍摄……首映礼现场,从导演到每一位演员,说得最多的是“能参与这部作品,本身就是荣耀”。

  首映礼当天,《夺冠》的几位幕后主创也来到了现场。编剧张冀,与陈可辛导演搭档默契,多次提名“三金”最佳;原创音乐梅林茂,凭借《2046》斩获金马最佳原创配乐;摄影师赵晓时,处女座即获得金鸡奖最佳摄影奖,曾担任《鬼子来了》摄影师和《梅兰芳》摄影指导;幕后主创一一亮相后,有观众感慨:“堪称全金奖级幕后阵容,对得起所有期待!”还有未到场的美术指导孙立,曾获金马奖最佳艺术指导;摄影指导余静萍,提名金像最佳摄影奖……

  《夺冠》的故事跨越35年,从1981年首夺世界冠军到2016年重返世界之巅,致敬几代功勋,再现中国女排这支王者之师一路的荆棘与荣光。冠军教练郎平[微博]履历显赫,可电影实际上只拍了三场比赛:1981年大阪世锦赛中日对决,2008年北京奥运中美对决,2016年里约中巴(巴西)对决,三场比赛赛果胜、负、胜,比赛本身极具时代代表性可谓取舍精当,连缀起来又自然而然衔接起剧情的起承转合。此次《夺冠》的编剧是此前同陈可辛合作过《中国合伙人》《亲爱的》的张冀, “这部电影就是中国电影的力量。它告诉大家我们能拍任何题材,我们能拍任何人物。” 他在首映现场表示。

  中国女排之于中国体育,乃至改革开放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提振,都可谓关系重大。以“中国女排”为题材拍一部电影,兹事体大。陈可辛自己也说“整个过程里面,从体育总局到排管中心都给了很大的支持,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拍出来。” 他在现场还透露说,拍摄1980年代女排戏份时在顺义片场搭建了一个实景的“漳州训练基地”——据了解,中国女排虽然全国多个地方有训练基地,惟独对漳州基地情有独钟,其间原委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排球初创之时,而老女排实现五冠王的伟业,更是从漳州基地启动的。“片场的地板,就是漳州80年代郎平这批女排运动员训练时的地板。刚好当地要拆老训练馆,我们就把所有地板从漳州搬到了北京片场来。这些素人演员每天在地上滚的木板, 1980年代女排有血、有泪、有汗都在上面。”

  自从去年5月12日片方宣布,巩俐将确定出演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一角后,社会舆论表达了相当的认可——尽管术业有专攻,但大道同声气:生于1960年的郎平和生于1965年的巩俐,除了在各自领域内“制霸”国内,更都拥有相当的国际影响力。尤为毋庸置疑的是,两位“60后”之于她们的同代人而言,也各自呈现出更宽广的生命维度和更常青的职业成就。

  “郎平指导可以说是全世界女性心目中的偶像,怎么能够把她的精神演出来?这个很难的。后来陈可辛导演,还有领导也跟我讲,都支持我,相信能够把这个角色演好。我自己也在想什么是女排精神?就是不要放弃,可能明明知道你不会赢,但你还是要去争取,永不放弃的精神。所以我就来了,我说我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,我认为这个是一种精神,可以激励大家热爱我们的祖国,调动起很强的力量去战胜所有困难。所以我就来了,所以我们就成功了,谢谢大家!”现场发言的最后,巩俐情不自禁在众人面前挥动起双手。

  澎湃新闻:怎么定义自己饰演郎平,在“相似她”与“是自己”之间,如何掌握表演的火候?

  巩俐:我觉得表演要从内心世界开始找寻,不能只是模仿外在。这种从内到外的塑造角色方式,是我作为演员应该做的功课。扮演朗导,在与她相处中听她所表达的想法,观察她举手投足的细节,从她的言行中感受到她那绝不放弃的性格。这种性格撑住了她精神的力量,这种力量同时也就是中国女排的精神写照。正是这段经历把我带入了角色,让我坚定了把郎导和她心中的女排精神演出来的决心。郎导在训练中有非常坚毅有力的一面,同时我也见到她很美、很柔情的一面。对于郎导的外在,因为她是运动员出身,有着很多伤病。她肩膀和背部的动作习惯,都是运动员的长年累月的旧伤(所致)。

  澎湃新闻:你去年八月在宁波北仑体育馆观摩中国女排比赛,并不时在笔记本上认真记录。能不能讲讲你记录的框架和细节?

  巩俐:当时特别好的一个机会,我可以去看她们训练,差不多有10天的时间,可以整天跟她们在一起集训。我也知道郎指导的腿和腰都不好,那段时间她在每次训练的时候都要搬个凳子,坐在那儿看队员们训练,但我在的那几天,郎指导并没有坐着,后来我才从球员那里得知,她是为了我才一直站着训练,她想给我呈现一些她在执教时真正的状态,之前她从来不会坐着看着队员训练……这让我特别感动。尽管如此,我也能够感受到她的状态很亢奋,可你再想到她身体上竟然有10多处的伤,经过了很多次的手术,会更觉得她了不起。

  其实,女排姑娘们的生活真的就像军营一样,她们都是战士,我在跟别人谈起她们的状态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会流泪,觉得她们太不容易了,她们的那个状态传达给我的信息就是:我们希望赢,但我们也不怕输,郎指导带领大家开会的时候,我会在旁边听,她们说的话,我也会认真的记录下来,当时记录了整整一本笔记,不管是不是会体现在我此次的表演中,这对我都是一笔财富。

  澎湃新闻:此次就表演而言,或许也是一次独特的出演经历:你是职业演员却要演绎一名职业教练,和你演对手戏的是一群职业球员却并非职业演员。谈谈你们之间的互动?

  巩俐:我对于队员们更多是在表演上给予帮助和鼓励。大家所从事的行业是不同的,但你能够看到她们身上对于自己工作的那份专注和勤奋,这是共通的。不管什么工作,我们从事什么行业,只要有发自内心热爱,都能做好。我也很感谢她们,在现场给予了我很多支持,不论是在排球的专业知识上,还有一些郎导训练中的习惯,我跟每位队员都做了专门的采访。

  澎湃新闻:作为一名有着在多个国际影展担任评委乃至评审主席,阅片经验丰富的电影人,从中国内地体育电影类型片的角度,你认为陈可辛导演此次带来最大的改变或者说推进是什么?

  巩俐:首先我觉得导演是非常棒的,这个题材本身难度非常大,他的压力可想而知。但中国电影需要更多类型的题材,我们电影人就是要敢于尝试,无论结果如何,做出努力都是好的。

  澎湃新闻:一直以来围绕着你都有一个观点,你的国际地位及影响力,来自于过往对一个又一个东方悲情女性角色的诠释。但郎平是一个用成绩“封神”的人,除了赛场上的统治力,你也要展示她在赛场之外,面对同僚,公众,家庭时的不同侧面,如何看待郎平形象的丰富性?

  巩俐:每一个角色都有着她的多面性。郎导是赛场上的英雄,她是一位对自己为之奋斗事业兢兢业业,并且取得极大成功的女性。同时她也是一位母亲、一位在生活中有着朋友与同事的普通人。正如在电影中她对女排姑娘说的那样,“排球是我们的工作,不是生命的全部,我希望你们将来都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。”其实面对生活,永远有着工作之外的挑战。在这一点上,无论是朗导,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如此。

  澎湃新闻:和郎平一样,你也是1960年代生人。相似的生活经历,带给你们这代人哪些相似点?比如理想主义,比如激情,特别的,在你们这代人正青春的年纪,“团结起来,振兴中华”的口号是时代强音。

  巩俐:我小时候不太懂球类运动,长大之后也是,在参与拍摄《夺冠》前,对于排球的规则也不是很明白,但女排姑娘的精神从始至终都在感染着我。我还记得当年哥哥、姐姐们在看到女排夺冠时那个兴奋的样子,她们那一代女排在人们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就是英雄、是功臣,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的创造者,是大家学习的榜样。在我决定接演郎导这个角色后,我还问了哥哥和身边的一些朋友,他们都是女排的球迷,和我分享了很多往昔岁月的感动。我觉得如果让我再活一次,我真的有可能会成为一名排球运动员。

足球新闻 新闻中心
友情链接